許拯人 Cheng-Jen Hsu
許拯人 Cheng-Jen Hsu

2000?“出.入” 福岡 日本
1998?“愛台北的一種方法 - Ⅱ” 台北市
1998?“第二陣風” 南寮漁港,新竹市
1997?“面對面也許不是總最好的姿勢”
竹圍工作室台北縣
1997?“一種比詩準確的幻覺” 三峽白雞台北縣
1988 紐約ASL(Arts Students League)學習油畫
1986?“愛台北的一種方法 - ( I )” 戶外公共停車場台北市
1986 女青年會(ywca)學習素
1979 中國海專輪機科 畢業



走船當貨輪船員多年的許拯人,愛上了海,但他更愛藝術。他曾在紐約學習寫實繪畫,不過,很快地就迷上了抽象藝術中無言的自由與開闊。由於自身詩文學的涵養、又舶遊過五洋四洲,許拯人於意涵指涉上容許觀眾無垠的想像與解釋。他喜愛公共場域所暗含的社會意義,尤其青睞以霓虹燈擴散出來的冷感,來抒發當代人關想世界的特質。

在台灣的裝置藝術家,鮮少有人以" 光"作為創作素材。其中,以霓虹燈管作為創作思考的藝術家中,大概屬許拯人外不作第二人想。他最著名的作品從三峽" 白雞山莊"危樓裝置、淡水竹圍"車禍"汽車裝置,到新竹南寮海邊的提防裝置。這些作品,皆巧妙地傳達出他對事物"當下狀態"的哲學思考。

"白雞山莊"的危樓與"車禍"的肇事車,皆屬於已經受創過而改變了原來面貌的事物,甚至無法再被還原。許拯人巧妙的將這些物體的"改變前"和"改變後"的面貌,應用霓虹燈管將他們"畫"出來,同時再黃昏與黑夜中依次變化、閃閃發光,讓人們看到了從"出事前"快速變成"出事後"再變回"出事前"的反覆過程。

這種一個物體再童一個時空表現出兩種"存在"狀態,在黑夜中遠遠看來不僅有超現實的冷冽,並且質疑了台灣社會變遷本質上的虛幻與失真感。除了表現事物存在狀態思考的命題外,他也將霓虹燈閃爍的特性作為表現的素材。新竹南寮的作品"第二陣風",藉由上百個電風扇,用霓虹燈閃爍的特質表達電風扇轉動出"風"的意象。

但遠遠看來,此意象竟造成一種視覺上的錯覺,提防上被裝置的建築物在上百個閃爍霓虹燈管不規則的運動下,竟造成建築物抖動搖晃的效果。許拯人運用霓虹燈在社會中的"不真實"的裝飾特性,巧妙的應用造成真實事物的"不真實"感,如同一位神奇的魔術師一樣,將我們習以為常的事物,重新表達出它們新的存在意義來,令人們感到驚奇不已。


 

sense99

Copyright c 2005 Sense99 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