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码公式破解

经典情感文章

发布日期:2020-10-16 06:0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爱情是要两个人一起努力的,如果你们相爱,就像是养花一样,要每天都精心料理它!给它生命,让保鲜期延长,让“亲情”来得更晚一些我希望我的爱情没有亲情,只要我爱一天,我就会努力一天。下面是小编为你整理的关于,希望对你有用!

  爱,是一种牵挂,在我心中魂牵梦绕;爱是一种力量,使我在前进的路上不会感到疲倦;爱是一种诺言,在患难之中不变的承诺;爱是一种责任,在任何情况不变的使命,爱你就像爱自己。

  我爱你,曾几何时,为心目中的爱情盲目追求,曾几何时,被爱情所伤害。我爱你,在大学时候对依偎在怀里的恋人不知说了多少遍,但是一切还是结束了。如今,这种旋律再次想起时,方才知道爱的意义;我爱你,并不是爱你美丽的容颜和如花似玉的外表,而是爱你在我心目中的位置,那种无法割舍,无法忘却;把你当作生命中的一部分。

  你的到来是上天对我的一种恩赐;爱你,是命运给予我的一种使命;爱你,是自己赋予自己的一种责任。因和你相识而感到骄傲,因和你相知而感到快乐,因和你相爱而感到自豪,因为拥有你而感到幸福。

  工作之余,我会静静思念,往昔的岁月。梦醒时分,我会遐想未来的时光。恋爱的时候,我们手挽着手,漫步在夜色的城市当中,说着永恒的誓言。在嬉笑中我们约定了幸福人生。梦醒时遐想着未来的时光,我们步履蹒跚,走在落叶的通幽小道,相互搀扶;或是背靠背坐在草坪上,没有太多的言语,但是彼此都会知道彼此的心声,那就是爱你不后悔。从红地毯走到闭上眼,幸福不过几十年,但是这是多么浪漫的一幕啊!

  微风拂过带走了往昔的岁月,带走你魅力的容颜,但是带不走那份纯真的爱。爱是永恒,不因时间的变化而改变;不因空间的转移而消逝。

  但是谁又能知道在我的背后,也有那坎坷的爱情故事呢?学生时代曾为心目中的爱情而不懈追求,曾因事业而放弃爱情,曾因家庭而放弃责任。使真爱在手中流逝。愧对当初选择你、深爱你的人。随着学业的结束,爱情也随着终结了。我哭泣过、伤心过,但是一切终归要结束。渐渐的,那些往事已随风儿忘却。一年多,过去了,又一个人走入了我的内心,她就是我现在的女友。不想过多的评价他们两个人哪个比较好,因为都是我爱过的人,也是爱过我的人。但是,我会珍惜眼前的,珍惜拥有的,因为每一次恋爱,都是上天的赐予,都是一种责任;失去的,终究已经不在了,只有珍惜眼前的才可能是永恒的。

  爱是伟大的,爱是无私的,用爱来伤害一个人,她的心就像伤口一样,虽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,但是也无法抹去这道伤所带来的疤痕。我已经伤害过一个人,不想在伤害现在的爱我的人,因为爱情是脆弱的,我要用一切,来捍卫现在所拥有的爱情。因为,爱是一种责任,她来之不易!

  如果说爱很简单,那就是一种责任,如果说爱很难,是因为他要用一生来实践。我会用我的一生践行正确的爱情观,履行我应尽的义务,倍加呵护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。

  你快乐,所以我快乐那天,我接诊了一个患乳腺癌的患者,五十多岁,因为发现得晚,病情已到晚期,并且肺部已有转移,手术已没有任何意义。在我看来,这样的病人花钱看病已没有什么用处,在有生之年多吃点喝点才是正经。我的意见已对病人的丈夫明确过了,看得出他是多么的伤心和失落,当时他那种失望的神情简直让我自责。

  现代人都在提倡病人有病情的知情权,我正在考虑怎样和病人交待病情。那女人的丈夫走进来,还顺便掩上了门。男人很恭敬的样子,有点笨嘴拙舌,他对我絮絮叨叨地说了许多的话。最后我终于听明白了,他请求我不要将病情的严重性告诉他的妻子,因为她还不知道,只以为是乳腺上长了一个小瘤子,割掉就没事了。

  这并不奇怪,许多病人家属都有这样的要求,他们怕得病的人禁不起打击而失去生活的信心。事实上也是这样,临床上,许多癌症病人的死亡并不是因为疾病本身的恶化和发展,而是因为知道病情以后的病人失去活下去的信心,这样会加速病人的死亡。

  我自然答应了他的请求,同时对他说手术已无多大意义,他还可以节省一笔手术费,可以用这笔钱让他的妻子吃些好的,或者玩得开心些。我还对他建议说我有一个好朋友在旅行社,如果他愿意,他可以带他妻子去香港玩一圈,我可以和我朋友说给他们最优惠的价钱。

  出乎我意料,他却坚决地要求手术一定要做,但是只要切除乳腺上那个小肿瘤就可以了,他说他知道那样对他妻子的病情并无帮助,但是可以让他的妻子放心,让她认为她真的只是得了一个小小的病,并不是什么大病。看得出他很爱他的妻子,他很坚决,我只有答应为他们安排手术。

  同一天下午,我正在办公,一个面容平静的女人推门而入,是那个女患者。我注意观察了她一下,她实在是一个不起眼的女人,衣着朴素长相平庸,很瘦也很老了,从各方面说都是个平常人家的平常女人,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魅力,但是我知道她的男人深爱着她。

  她的话不多但很直接也很有条理,这让我知道她是个很理性的女人。她的意思大致有三条:第一,她说,她早已知道她的病情,因为她很早以前在村里当过赤脚医生,她已在家看过相关方面的书,知道自己得了那种不好的病,而且已经很严重。第二,她让我不要将实际病情告诉她的丈夫,她说,她这一生都是她照顾他,老了也不想让他过分担心。第三,她要求手术,但是只要切除她乳腺上的小肿瘤就可以了,做做样子可以安慰她的丈夫,以为她真的只得了小小的病。

  女人条理清晰地说着,我已经呆住了,我想不到一对夫妻在不同的时间对我做了同样的要求。

  在某一时刻,我还以为她是故意来试探虚实要向我了解病情的。但很快我就知道我错了,她是真的知道自己到底得了什么病。我只有用好言好语告诉她实际上她的病情并没她想像的那么严重,只要做完手术就可以痊愈了。她却平静地笑着打断我的话,她说,谢谢你,医生,我的病我知道,我只要求你对他保密。

  我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,女人的丈夫推门进来了,看到女人后一脸惶恐的样子。女人见了他,却首先开口说:“你来得正好。你看,我刚刚问了医生,医生说,我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纤维瘤,做了小手术切掉就没事了,就像十年前我的表姐长的那个一样。她现在好好的呢!”女人一脸灿烂的笑,看不出任何假装的痕迹,男人也很开心的样子,“就是嘛,手术切掉就没事了,我们走吧,别耽误医生工作了。”女人就起身让男人搀扶着走了出去,临出门的时候女人还特意回过头来对我说了声“谢谢”。

  两人开心的样子仿佛真的是她只患了一个小毛病,而不是让人谈之色变的“癌”。那一刻,望着他们两张苍老但却有着孩童般无邪笑容的脸,还有他们已略显佝偻的背影,我忽然内心充满了感动,看惯了人世间的生老病死,我以为我早已麻木了,但此刻我却为这对老夫妻所感动着,为他们相濡以沫的感情。我有着要为他们做些什么的冲动,而我又能做些什么呢?

  我依从了他们的意见,事实上我已无从选择,手术很小,我也只是做了我所能做的。

  事后,他们很快出了院,出院的时候,那个丈夫又来到我的诊室,红着脸问我是不是去香港旅游真的可以优惠许多。他说他要带他的妻子去香港玩,看看灯红酒绿的世界,他说他的妻子跟着他没享过什么福,他想让她在有生之年里能快快乐乐地生活,但钱不多,请我帮忙看能不能更优惠些。我当然义不容辞,我找我那当导游的朋友给了他最优惠的价格,并托我那朋友沿途对他们多加照顾。

  后来我听朋友说,这对老夫妻是他所见过的最恩爱的一对老人,也是香港之游最开心的一对。最后,他给了我一盘录像带,是那对老夫妻的香港之游,他们说很感谢我,知道我很关心他们,所以特意录了像让我知道现在他们是多么的快乐。

  她是个坏女人,这几乎是所有人都认同的事实。坏到什么程度呢?她十六岁就早孕,然后被学校开除。因为有几分姿色,她后来嫁给了一个司机。司机也老实,她便欺负他,后来她和别人私通。

  一段真爱,足以让女人活一辈子遇到他的时候,她已徐娘半老。不,这还不算完。她命硬,已经克死了两任丈夫,并且都给他们戴过绿帽子。而他则是一个未婚男人,因为家庭穷苦而耽搁了,等到兄弟姐妹都成了亲,他已经35岁了。

  她长他5岁,媒人来说媒时,提起她的过去,说:“只要你不介意,我可以给你说说。”他说我不介意。他有什么?一个修自行车的店铺而已,人又生得难看。她的风流是出了名的,而他的木讷也是出了名的。谁也不会相信他会娶她,谁也不会相信她会嫁给他,但那年的腊月,鞭炮响了,他们结婚了。

  她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,一个丈夫生了一个,一儿一女。他笑呵呵地说:“看我多幸福,还没怎么着就一儿一女了。”他并不介意别人的眼光。她仍旧是懒、馋、爱打麻将、跑到四邻八舍说是非,和男人眉来眼去。这毛病不是一天两天了,但老了,没有人要她了,可她还是去招惹男人。

  有人去告诉他,他木讷着脸说她:“你要是没事就在家里呗。”他没有恼,她先恼了:“你说我?在家中我还不闷死?去串个门怎么了?”他没有再说下去,还是去剥瓜子,这是他最爱做的事:给她剥瓜子。她最爱的零食是瓜子,一边吃着瓜子一边骂:“以后,你少管我,窝囊废!”

  她爱骂人,他嘿嘿地笑着听,并不还言。连儿女都听不下去了,嫌她骂得寒碜。她说:“老娘混到这一步,还不是因为你们两个兔崽子,如果不是你们,我不会嫁给个修车夫!”

  但他还是那样疼她,即使进了门凉锅冷灶,他也不嫌,家里有个女人总是好的。他做饭,拣她爱吃的做。做熟了,一遍遍到邻居家去喊她吃饭。她总嫌他烦:“催死呢?还差两圈!”两圈打完了,菜凉了,他端下去热,一边热一边说:“别老去打牌了,打一小会儿就得了呗,时间长了对身体不好,你看你的胃,又疼了吧?”

  她胃疼的时候,他灌个热水袋放在她肚子上,左手拉着她的右手,有个女人真好,这身子是温热的,虽然不知道疼他,可到底是有女人了。她也有对他好的时候,骂他贱骨头,八辈子没见过女人。他就嘻嘻笑着:“我就是没见过女人,还没见过这么俊的女人。”

  这时候,女人就笑了,她去照镜子,果然照着一张桃花脸,但却是老桃花脸了。她已经40岁了,真的老了,年轻的时候打情骂俏,没干什么正经事,到如今找了个知冷知热的人,值了。前两个男人,为了她的轻浮,打她骂她,她没有改过来,结果第一个喝多撞死了,第二个去游泳掉到河里淹死了。因为长期打打闹闹,他们死时,她只觉得少了个给她挣钱的,甚至没有哭没有闹。人们都说她心硬,说最毒不过妇人心,她磕着瓜子说,“哼,谁让我长得美。”

  如今美人迟暮了,但她依旧是美。坐在巷子口和人打牌聊天。大雨天,他推着自己的车篷跑回家,有人说:“你男人回来了,快去烧壶热水给他暖暖身子。”她却磕着瓜子说:“打完了这圈再说。”连一双儿女都觉得她有些可恨了,可男人说:“让你妈玩吧,她心里可郁闷啊。”她听了,侧过脸去,眼睛有些微微湿润,知道这男人是真心疼她了。

  不久,男人觉得心口疼,一直疼到上气不接下气。去医院查,心脏坏了,要做搭桥手术。她听了,泼妇似地坐在地上骂:“挨千刀的啊,你怎么得这个病,这不是要我死吗?我的命怎么这么苦这么硬啊?”到现在,她想的还是她自己。

  钱是不够的。她趁男人不在家,把自行车铺卖了,三万多块,还是不够。她去找亲戚借,因为名声坏了,没人借给她,怕她说谎话。她一狠心,重拾起年轻时学的本事:唱大鼓。她怕人知道,于是买了火车票远走,一个城市又一个城市地唱,如果你在街头看到一个唱大鼓的女人,那就是她了。她不年轻了,45岁了,浓妆艳抹,穿着廉价旗袍,一句一句地唱着《黛玉思春》、《宝黛初会》,很艳情的大鼓,一块一块地挣。

  长到45岁,这是她第一次为一个男人挣钱,不,这不是挣钱,这是挣命呢!一年之后,她唱够了做手术的钱。等她回来时,所有人都发现她黑了瘦了,很多人都以为她跟别的男人跑了。这样的女人,看着自己的男人不行了就跟别人跑呗,很正常。很多人都这样看她,只有他不这样看她,他说:“她会回来的。”

  她真的回来了,带着好多钱,跑到他跟前说:“做手术的钱咱有了,不是我和男人睡来的,是我给你挣来的。”这次哭的是他。他哽咽着,抚摸着她有了白发的头,说:“疯丫头,怎么学会疼人了?”一直,他把她当孩子,一个爱玩爱闹的孩子,甚至她的轻薄他也没有嫌,他相信,自己会感动她的,会让她爱上的。

  手术做得不成功,半年之后,他去了。临走之前,他拉着她的手说:“下辈子,我还娶你,即使你看不上我,但谁让我喜欢你呢?所以,我前面等着你去了。”她扑到他身上大哭,“死鬼啊死鬼,你真忍心啊!”声音如杜鹃啼血,在场的所有人为之动容,但他到底去了。

  都以为她还会再嫁,都以为她还会再说再笑再招摇着打牌去,但所有的人全想错了。从此,她布衣布食,吃斋念佛,不再东家串西家串,把从前的自行车铺又开了张,自己做生意,供两个孩子上学。

  她的心里,从此就只有这个男人,他给了她一段情,一段人世间最美好的爱情。如果人有这样一段情,是可以让人活一辈子的。

  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,请使用最新版的WORD和WPS软件打开,如发现文档不全可以发邮件到申请处理。

Power by DedeCms